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园林科普>园林科普

百年人民大街绿化史话

时间: 2019-03-12 09:28 来源: 长春市园林绿化局
【字体: 打印

 

 

 

一.道路建设

1907年,日俄战争后,日本从俄国手中夺取了南满铁路并修建了车站,为了对其经营管理,开始城区规划建设。人民大街最初长度为1公里,(从站前至胜利公园东北角),当时叫长春大街,1922年改叫“中央通”大街。道路规划主持人是满铁土木课课长,工程师加藤与之吉,他根据当时日本东京的标准,所设计道路宽度只有十几米,遭到首任“满铁”总裁后藤新平批驳,加藤改为28.8米,又遭到后藤斥责,最后确定36米宽。这在100多年前汽车刚刚出现,运输以马车为主的时代,按发达的东京标准,也是最宽的。那时“满铁附属地”只有几千人口,显得十分空旷,当时不为人理解,争议很大。

东北沦陷后,长春成为日本统治东北的中心(伪满首都),日本人进行了大范围的城市规划和建设,决定人民大街向南延伸。1932年开工,1933年修到人民广场,1935年至1936年修到解放大路,1937年至1938年修到卫星路。从胜利公园至工农广场路段宽度为54米,规划上采用环状平面交叉,共有6座圆形广场,即回车岛,也是绿地(站前广场,新发广场,人民广场,解放广场,自由广场,工农广场)胜利公园至工农广场宽度为54米,形成“三板四带”绿化模式。

抗战胜利后,苏军进入长春,把这条街改为斯大林大街。1946年5月,国民党占据长春,以人民广场为南北分界点,南段改叫中正大街,北段改叫中山大街,人民广场叫中正广场。1948年10月,长春解放,1949年3月,为了表达中苏友好关系,整条街命名为斯大林大街。1994年5月1日更名为人民大街。

二.绿化建设

伪满时期的人民大街在逐步向南延伸过程中,对道路两侧也进行了绿化,但树种比较单一,主要是乡土树种小青杨(Populus pseudosimonii)。小青杨具有生长快,抗性好,树体高大,冠幅宽阔等优点。解放后又逐步进行了补植。上世纪60-70年代,日伪时期栽植的小青杨树龄约30多年,正是壮龄时期,平均20多米高,树冠相连,华盖如荫,形成10里绿道长廊,非常壮观,成为长春性标志大街,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望。

上世纪60年代初,为了响应毛主席“绿化祖国、大地园林化”的号召,在人民大街绿化分车带两端(池头)栽串红、波斯菊等花卉,进行彩化,形成了绿化、彩化相结合的美丽大街。1964年时任陈毅副总理到长春调研视察,指出“在若干年或几十年后,把城市(长春市)绿化得冬夏常青,更好更美”,园林工作者制定了“四季常青,三季有花”的绿化工作思路。用针叶树解决“常青”,从此开始了针叶树成为我市主要行道树的进程。

针叶树种在人民大街大量栽植经历了不断的筛选过程。最初为红皮云杉,1974年,在人民广场以南四个树池试栽红皮云杉20株,觉得量少,不能说明问题,1977年结合北京大街至解放大路段小青杨老龄树改造,将其更换为红皮云杉(胜利公园至百货大楼),共计285株,1979年又新植600株红皮云杉,但效果十分不理想,以后分别又在1989年(90株),1990年(20株)不断的补植,不断的死亡和生长不良,最终证明红皮云杉虽然是乡土树种,但不适合街路环境条件,红皮云杉最终被淘汰。这期间,园林工作者也尝试了其他针叶树种在人民大街的试栽应用,如北京桧(Sabina chinensis);1990年17株(1.7米高),1991年6株(1.7米高),80—100厘米高271株。丹东桧(Sabina chinensis ‘Den Don’);1990年丹东桧球2500株,1993年629株,1993年栽株高1.7米丹东桧1526株;杜松(Juniperus rigida);1991年株高1米(184株),这些针叶树经试验证明,均不适宜行道树。其中北京桧和丹东桧是边缘性树种,遇有极端天气易受冻害。而杜松用于绿篱和剪球时,底部针叶易脱落(俗称脱裤子),最终退出行道树行列。但我个人认为,杜松如果养护到位,在分车带应用还是可以的。

为了保持长春这座塞外春城的绿化特色(四季常青),园林工作者将黑皮油松(东北黑松)作为街路针叶树进行试栽。黑皮油松(Pinus tabulaeformis var.mukdesis)。自然分布于承德以东至沈阳、鞍山,四平为最北界。黑皮油松具有生长较快,性强健的特点。树干挺拔苍劲,树冠青翠浓郁,彰显庄严肃穆,雄伟宏博之气氛,具备不畏严寒,坚贞不屈之英雄气质,既符合了长春“四季常青”之园林理念,又象征了长春人刚毅豪放的北方人性格。深受各界人士喜爱。经过近50余年的应用,黑皮油松成为了长春市街路绿化骨干树种,城区内主要干道都栽有黑皮油松(人民大街,解放大路,西安大路,南湖大路)。据科研所统计,截止到2013年,全市八大行政区,52条街路共有黑皮油松13365株,占街路行道树比重之大,全国长春市独有,成为长春市独具特色的绿化景观。为长春市荣获“国家园林城市”、“绿化模范城市”、“森林城”奠定了基础。

那么,长春从何时开始在人民大街试栽黑皮油松呢?据资料记载,1962年4月,园林部门在人民大街人民广场外环分车带试栽200株黑皮油松(树龄约17年),成活率达96%。1972年,正值文化大革命“十年动乱”,园林工作混乱或停滞。如1972年,人民大街市政府段,更换老龄杨树时,按计划栽植了从东丰县引种的100株高大黑皮油松,但因某领导不喜欢,只隔一夜便被拔除,又重栽北京杨。1981年人民大街栽植取自第一育苗场防风林17年生4米高黑皮油松60株。1982年春季(自由广场至惠民路段)栽植黑皮油松219株,1983年对人民大街进行绿化改造,在惠民路至自由大路段又续栽25年生黑皮油松232株(株距5米),惠民路至解放广场段163株,1990年补植50株,1991年栽74株,1994年卫星广场至工农广场段 栽520株,1995年栽植152株(含补植)。

至此,人民大街全线基本上形成了以高大乔木黑皮油松(两条中央分车带)和小青杨(小×黑杨)(两条慢车道)为上层,草坪为地被层的绿化模式,行成了“疏朗、通透、大气、视野开阔”的绿化风格,全国知名度很高。国家绿委办评价长春绿化工作“引领了北方城市绿化方向”,具有森林城气质。

人民大街绿化模式几十年来虽然乔木已固定,但绿化风格不断变化。为了打造“四季常绿、三季有花”景观,除1960年开始栽植串红、波斯菊进行彩化外,在花灌木上也进行了有目的的选择,从1983年开始,在分车带内先后栽植了木绣球、黄刺玫、红刺玫等春、夏、秋开花的木本花卉,观赏效果很好,但从90年代中期,随着这些花灌木逐渐老化,逐渐被弃用,全部用冷季型草坪所代替。

日伪时和解放后50-60年代所栽植的小青杨,到了90年代中期,逐渐老龄化,枯枝死干较多。1994年开始进行了小青杨更新换代,由于小青杨树龄用于街路上平均只有47年,再加上有飞絮(六月雪)的副作用,1994年树种改为比其性能更好的小黑杨(小×黑,Poupulus xiaohei446株(取自于环城路,12年生)据相关绿化部门说,这446株小黑杨是不飞絮的雄株杨,但据市园林科研所2013年调查,其雌株率达55%,飞絮还是很严重。

人民大街从90年代中期开始,全线以冷季型草坪为地被植物材料,虽然很美观,但其由于是草坪卷快速铺建而成,很难扎入土壤形成根系,所以返青率极低,形成年年铺年年死的现象,社会各界意见很大。2014年起,从胜利公园至解放大路段,又恢复过去花灌木加花卉模式,只保留部分路段草坪模式。

三.黑皮油松复壮

2001年开始,随着极端气候的出现及融雪剂的大量使用,街路上的黑皮油松出现了树势严重衰弱及死亡现象,2012年,时任省、市领导要求园林绿化局拿出解决方案,此任务落实给市园林科研所。经相关专家论证,以复壮为解决方案。经科研所相关技术人员外出调研及分析检测,找出融雪剂、重金属、生理干旱、灰尘滞留等为主要致病原因,研究出八大复壮技术措施。对人民大街全线1778株严重生长不良的黑皮油松进行技术复壮,经过近四年的努力,人民大街上的黑皮油松基本上恢复了树势,此课题获吉林省优秀科技成果并通过鉴定。

四.杨树飞絮治理

人民大街经过绿化改造,90年代中期栽植的杨树品种80%为小黑杨(小×黑),雌株占50%,每到种子成熟季节,便形成“六月雪”景观,漫天飞舞的杨絮严重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生活,成为了一个环境问题。园林科研所利用引进的新技术,利用三年时间(2013-2015年),彻底根治了杨树飞絮问题,打造我市首条无絮化街路。获得各界肯定。现在这项技术已在全市推广。从2016-2018年,长春市所有行道杨树都进行了飞絮治理(只有庭院,公园未治理),做到了有絮不成灾。

今天是中国植树节40周年,长春市绿化有了很大飞跃,人民大街已走过了112年历程,经过几代园林人的努力,它已成为长春市亮丽的风景线,长春市的骄傲和标志性街路。

 

长春市园林规划研究院总工程师  路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