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园林科普>园林科普

不经意间保留下来的古树名木

时间: 2018-11-16 08:54 来源: 长春市园林绿化局
【字体: 打印

  2018年,作为课题《长春市珍惜园林植物群落及古树名木后备资源调查研究》的现场技术负责人,对长春建成区人工植物群落及古树后备资源进行了摸底调查,深刻体会到了前人护树,后人受益的道理。有些古树都是不经意间得以保留下来的,成为后人研究的宝贵资料和财富。

  历经沧桑的古树名木客观地记录了自然界的物种变迁,记载着先贤明达的逸闻掌故,留下了众多历史事件和人物印记,是一部鲜活的历史文化百科全书,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标志作用。

  有些古树名木都是不经意间保留下来的,成为所在地重要文化遗产。

  山东省济南市素有“泉城”之美誉,珍珠泉是名泉之一。珍珠泉公园北侧有一株古海棠树(注:为西府海棠 Malus micromalu)相传为宋代大文学家曾巩所植。每年4——5月份,它一树繁花,令人赏心悦目,成为珍珠泉公园一大奇观,至今虽已千年树龄,却依然花繁叶茂,是济南千年古树中唯一的海棠树,也叫宋海棠。济南绿委会为其挂牌,编号A1-0018。据史书记载,曾巩于北宋熙宁5年——6年(1072——1073)任齐州(济南)太守,在宋代,人们非常喜爱海棠花,有“唐爱牡丹宋海棠”之说。作为大文学家的曾巩当然也喜奇花异草,在其居住的珍珠泉畔“名仕轩”院内,栽种多种花木,其中便有这株海棠树。但这株古海棠名木的发现及保留,却有一段轶闻,目前我们所见到的“海棠园”,原建于清代,民国时期为省政府西花厅,是贵宾宴聚之处,当时叫“珍珠精舍”,后毁于战乱。1954年重建时,花工范玉海在带领民工整理园容时,发现在一个直径一米多粗的树墩上长出一支茁壮的树枝,其仔细查看,原来是被锯伐的海棠树墩,他认为这可能是古树,肯定珍贵,于是与农工一起将其移植到现在的树池中,后来经专家鉴定,认定为宋代海棠,树龄近千年,为相传是曾巩所植提供了依据。

  这株“宋海棠”在园林人精心养护复壮下,已由发现时的1根枝干发展到如今的12根枝干。这12根枝干都从树墩上萌发,最粗壮的有32cm,最细的也达8cm。树冠呈蘑菇状,冠幅达64m2,枝繁叶茂,充满生机,每到4、5月花开季节,满树繁花,游人络绎不绝,成为济南知名景点,从植物学角度来看,古树“宋海棠”的价值远超“珍珠泉”。

  花工范玉海不经意间的举动,为古树名木的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,应该为其点赞,愿我们园林人能多一些这样不经意间的举动。

  1954年4月,中印两国签订《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》,即国际上影响最大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。同年6月,周总理访问印度,10月印度总理尼赫鲁回访。尼赫鲁一行从印度比哈尔邦即佛祖“成道”处那棵菩提树上折取一长10多厘米枝条,栽于僧人化缘钵中,带到北京,由尼赫鲁亲手赠给我国领导人,随后送往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温室(注:菩提树:Ficus religiosa 桑科,榕属,菩提为古印度语Bodhi,音译,意为觉悟,智慧,用以指人如梦方醒,豁然开朗,顿悟真理,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。佛祖在此树下“成道”,此树便被称为菩提)。管理温室的工人叫王英华。时值深秋,这株菩提树不适应北方气候,虽在温室,但可能温度不够,不久绿叶脱落。王英华深感责任重大,并未放弃,仍精心伺养。冬去春来,竟奇迹般发出新芽,长出新枝。想必是菩提树为了自我保护,进入了休眠。王英华因此受到上级嘉奖。

  到了1966年,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科研人员被下放到农村。温室和其上百种热带或亚热带植物无人有序管理,饱受劫难。1976年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科研人员陆续回到植物所,这时昔日充满生机的温室已是断壁残垣,菩提树更无踪迹。一天,植物学家卢思聪偶进香公园,不经意间发现路边房檐下,扔着一盆半死不活的植物,可能因其叶不出众花不艳,红卫兵没彻底毁掉它,劫后余生的卢思聪不免深有同感的又多看了几分钟,他突然发现这不是久违的菩提树吗?卢思聪匆匆忙忙找到公园管理人员,说明自己身份,把其拿回植物研究所温室,精心管理,菩提树又重新发枝展叶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这株菩提树成了首都菩提树的唯一,供国内外佛教高僧朝拜。卢教授这不经意的一瞥,对名木的保存做出了贡献。

(本文作者:长春市园林规划研究院  路光)